天狼孤星:均贫富,洪秀全们的乌托邦

2016-08-12阅读
(选自网路,如有侵权,敬请提示)
chevsu AT foxmail.com

返回目录

     一个隐藏在群山环抱中的小村庄,四周盛开着成片成片的芬芳桃花,潺潺的小河快乐地流淌,偶闻鸡鸣犬吠之声,地里是辛勤劳作的男男女女,村中,杨柳依依,绿竹繁茂,一泓池水,荷花点点,少女浣衣归来,傍晚时分,一缕缕炊烟袅袅升起,乳白色的暮蔼温柔地把小村揽在怀抱里。


    ——这就是陶渊明笔下那个极具理想主义色彩的“世外桃源”,在这里,人人平等,自给自足,民风淳朴如古,人心单纯如水,互不设防。没有衣锦还乡,没有大富大贵,没有官府欺压,更没有外寇入侵!


    这完全是按照《大道之行》中那个大同社会的模式克隆出来的,所谓“天下为公”的理想之国。其文刻意营造的“官吏为民,扶弱济困,贫富均等,安居乐业”梦想,更是历代统治者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姑且不论其现实的荒诞性有多大!因为理论上这个绝对的平均主义是有实现可能的!因此,它也就具有特别的诱惑力,宛如一朵盛开在莽原上的极其美艳的罂粟花!却常常忽悠得无数


    自古以来国人骨子里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绝对平均主义色彩非常浓厚,对于他们而言,要穷一样穷,要富一般富,谁要比自家钱多一文,房高一砖,那心里就恨得痒痒的,巴不得你赶紧完蛋!这种天然的嫉妒心,即使到今天,也可以从社会、工作和生活中窥知一斑。


    可惜,始皇帝开创的专制制度,最大限度地有利于官员发家致富的渴望,最大程度地给了手握权力的他们以掠夺民脂民膏的机会,因此,造成旷世的贫富悬殊,民心的彻底背离、外寇趁机入侵毫不为怪!成为青史之上改朝换代屡屡不绝、皇家走马灯般变幻、百姓前赴后继做炮灰的原始的不竭动力!


   于是,每到灾荒之年,饥民啼号,一人振臂一挥,疾呼那个口号,群起而应者众,揭竿而起!轰轰烈烈的“大业”便初具绉形!


   早期的农民起义,为了慑服部下,利用无知的愚民对上苍的敬畏,往往会把自己打扮成“天命”的角色,如“大楚兴,陈胜王”、“赤帝之子刘邦斩蛇起兵”,“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等不伦不类的当代神话,包括后来在梁山的一邦乌合之众,却也能鼓捣出“吾等一百单八,上应星宿”之类的装神弄鬼的言语,明眼人一眼可以看穿其华丽的衣饰之下,层层掩藏的花花肚肠!哄谁呐?


    相比之下,对天命的顺从与恭敬,远不若“看得见的利益”更能唤起所有最下层民众的参与热情,更何况,贫富悬殊的现实,不在于上天故意刁难,不在于民众好逸务劳,而在于执掌权力的一方,可以化公为私,随时可以用种种冠冕堂皇的口号中饱私囊,而无须付一滴汗水,所谓“十指不沾泥,鳞鳞居大厦”说的就是这种情形。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成了常态,整个社会就成了一座随时喷薄的火山,只待有一个小小的节点,滚滚岩浆便成蔚为壮观之势! 于是,征兵的广告也随之升级换代成了“均贫富”之类,极大地迎合了这些啼号的饥民心态:


      北宋时期,钟相扬么在洞庭起义,诏令四方:法分贵贱,非善法;我行法,当等贵贱,均贫富。处于两极分化的社会,让穷者越穷,富者越富。所以扬么提出这个口号,不光在经济上提出了平均的观点,同时在政治上也提出了等贵贱的平等思想。他们应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经济上平均和政治上平等思想、有较高水平的农民起义者!


   当然,相对繁荣的两宋时代,真正的威胁还是来自于北方的无数野狼和饿虎,丰衣足食的百姓居多数,他们革命的热情火焰根本没有点燃成燎原之势的机会,一切的失败也就顺理成章了!


   崇祯时期,外交内困,民不聊生,官员对于百姓的压榨肆无忌惮,当他们再也无法过活,无法忍受这种恐怖的社会之时,一个遭裁员的邮差——李自成,扯起三尺花布,打出了“开了大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的口号,几乎一夜间,攻占大明王朝半壁江山!面对虎视眈眈的满清,朱家的奴才们根本没有为君主分忧的任何打算,“当如个主子的奴才打什么紧?”是所有人共同的想法,于是,当李自成大部队兵临城下之时,无数旧时官员屁颠屁颠地寻来钥匙,憧憬着邀功做新朝的奴才!只余下孤零零的思宗皇帝,在小太监的陪同下,最后仰望天地,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槐树下。


   ——最后你懂滴!梦想“均贫富”“不纳粮”的百姓,等来的不是更公平社会的建立,而是“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和“留发不留头”的禁令!


   将“等贵贱,均贫富”付诸于系统理论的,是洪秀全的“太平天国”。太平军在占领南京前,曾提出 “薄赋税、均贫富”,“将来概免租赋三年”、“均田以赈贫穷”等口号。这些口号反映出当时中国社会生活中以土地为中心的主要矛盾和广大农民渴望减免封建剥削以至获得土地的要求。1853年(咸丰三年)建都天京(今江苏南京)后,太平天国颁布《天朝田亩制度》,试图解决土地问题。“有田同耕,有饭同食,有衣同穿,有钱同使,无处不均匀,无人不饱暖”,就是《天朝田亩制度》想要建立的理想社会。


  不能不说,短短几年这内,太平天国声望就达巅峰,版图就扩大到江南大部,将士达百万之众,不能说他们的口号,极大程度上迎合了老百姓对“公平”的社会的向往!这种思想汇聚起来,爆发出足以排山倒海的力量,让沉缅于酒池肉林的旧王朝一时岌岌可危,统治几欲崩溃。


   然而农民毕竟是农民,广告的事情也当不得真!那曾叫嚷着天下之人皆兄弟,天下之女皆姐妹的洪天王,未及登大位之时便迫不及待地大兴土木,分封亲近,一帮子乌合之众粉墨登场,装神弄鬼,相互攻讦,同室操戈,一个个昔日共同起事的弟兄,成了权力内斗祭坛上的孤魂野鬼,


   看看洪天王刚到南京时营造的宫殿记述,李秀成在苏州精心设计的拙政园,就可以想像出这帮土包子在得志后的冏相!比历代帝王有过之而无不及!


   更有甚者,采用严苛的手段,从精神和肉体上把这些“天国子民”牢牢控制,比他们意欲推翻的满清远远为甚!洪秀全自称“洪日”,是普照天下的红日,要求跟从者盲心盲目地迷信。除通过迷信宣传对会徒进行精神控制之外,还有一整套条规、措施,进行人身、家庭、财物的全面控制。造反之初,他要求入会者“贱售家产”,将“田产房屋变卖,易为现款,交给公库”,卖不掉的旧房屋则放火烧掉。于是,一人参加就要全家参加,互为人质,没有退路,都成为过河卒子。不久之后,每占领一地,就以鸣锣集中“讲道理”的办法,将活着而又没有逃跑的百姓,不论愿不愿意,悉数收编为太平军,也就是实行彻底的裹胁。收编之后,凡是财产没有全部交出,乃至私藏银子五两以上的,“即是邪心,即为妖魔,其罪极大”;超过21日背不出天条,两次无故不听“讲道理”的,都是严重违反禁律的大罪;凡是不肯无条件服从,不愿做驯服工具的,发牢骚说怪话的,都叫做“妖心未化”;凡是不能忍受而夜里开小差的,叫做“三更”;凡是违反天条、命令的,叫做“变妖”,对以上种种罪名的处治,都是斩首。其它许多天条、禁律,包括夫妻同宿,遇检点、指挥以上官轿不跪道旁,聚会喧嚣,私议军事,聚集饮酒,剪发剃胡刮面……都是“斩首不留”。对于“反叛通妖”的,更是处以“点天灯”、“五马分尸”极刑。全面而严厉的控制,使人成为没有家庭财物,没有思想感情,没有人身自由,更没有人的尊严的工具。


    这位昔日言必称“凡女子皆我姐妹”的天王,却在生活上更加奢糜腐化,大量妇女沦为他个人的性工具。洪某人刚占领小小的永安,已有妻妾36人。进南京后,每做生日,蒙得恩就要为他献上美女6人;每年春暖花开之际,蒙得恩还在天京13道城门口为洪秀全选美女。甚至干脆明文规定,“所有少妇美女俱备天王选用”。到太平军败亡时,天王有妻妾88人(一说108人)。宫中有横直均8尺的大雕花床,干什么用的,不言而喻。洪秀全因妻妾太多,连姓名都记不住,干脆一概编号;而且写了几百首管教妻妾的《天父诗》叫她们背诵,这些良家女子遂完全成了他纵欲的性工具。从而,洪秀全将皇帝和邪教主对妇女的占有发展到极致。


    ——史册中,只怕对女色最为贪婪、“羊车巡幸”的晋武帝也望尘莫及吧?


   更为讽刺的是,他却将除王爷以下的天国将士的夫妻人伦之事一概阉割掉,苛刻的军令,让除他们可以尽情纵欲之外,百万兵丁均成了寺院的苦行僧!


    我们来读读洪秀全给他一众后宫妃嫔们的《九该打》诗就可知一二:服事不虔诚,硬颈不听教,起眼看丈夫,问王不虔诚,躁气不纯静,讲话有大声,有喙不应声,面情不欢喜,眼左望右望。此九项该打,哪一个字缝间可有一点带着“凡天国女子皆我姐妹”的痕迹的?从中倒是隐隐约隐听到了那被点天灯的无辜女子因惨痛而发出的鬼嚎般的哭声!


   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靠均贫富谎言和帝王野心营造的乌托邦,带来的却是两亿生灵涂炭,繁华富庶的锦绣江南,被无数炮灰糟踏得满眼狼籍,遍地疮痍!


    一层层剥开被遮盖的历史,这光鲜且又高大上的英雄背后,原来是一团团腥臭难闻、令人作呕的狗屎!


   由此可见,那些头脑膨胀的野心家们,用他们可以把稻草说成金条的大嘴,层层包装忽悠,利用百姓对“均贫富”的渴望,如滚雪球一样,用无数宝贵的生灵,堆成一个个通往帝王宝座的血泪之路!


   于是,在他们眼中,那些拥有财富与智慧的人,就天然有了原罪,成了邪恶的代名词,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为了取得暴民的支持,将他们的财产暴力抢夺过来,必须用污名来掩盖罪恶的勾当!杀人、放火、抢财的三步曲,洪秀全们在做这些活儿的时候绝对轻车熟路,略略再分给屁民两杯羹,他们就感恩戴德、山呼万岁了!


   可惜,人性是自私的,利己的,在没有外力的强力干预下,握有权炳的他们非但不会竭力朝着其所宣扬的“等贵贱、均贫富”而努力,倒是筑起一座更为高大的墙壁,强化更为森严的等级,自己的日子更是空前的奢华!原来所念念不忘的口头禅竟然成了掩盖野心家们觊觎大位的遮羞布,忽悠人上当的最佳的广告词,成了利用别人阴暗的人性一面,实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的最佳工具!


   略略思考一下就可分析出来,嚷嚷不纳粮的李自成,在坐稳龙椅之前,为支付庞大军费开支,可以打土豪分田地,敲诈豪门贵族过日子,但长期以往,抢来的财产坐吃山空那一天,“不纳粮”的承诺一定会被抛到爪哇国,信用顶个屁?


   所以,不要相信任何天花乱坠毫不靠谱的空头许诺,要充分调动大脑,多方对比思考,才可以拨开那一副副华丽外衣下隐藏的画皮真面目,洞悉其险恶祸心,方可不误入歧途。


   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没有对合法的私有财产的保护,动辄劫富济贫,掠夺那么些精英们祖祖辈辈辛勤积攒的财富,让聪明的人要么冤死,要么淘汰,谁还会通过个人努力改善命运?傻逼啊?到此为止,只有弱智的人才会是大众效仿的对象!


   这样的社会一定不会有任何动力再推向前进,共同贫穷、共同争斗倒是他本就的宿命!这个社会就会停滞,不再有丝毫进步,如一潭死水,再次等待命运的轮回!


     那一座乌托邦的世界,即便过了一道道血海,仍是可望而不可及!


   想起了约翰洛克那句著名的话:财产不可公有,权力不可私有!也只有它,才可最大限度地抑制人性中最阴暗最丑陋的那一部分!


    均贫富的结果,除了一地赤贫外,往往还有大规模的杀戮!


    不要相信忽悠!


                                               于8.12下午



分享
Powered by 搜狐快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