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雪村:孙悟空为什么没朋友?

2016-09-04阅读
(选自网路,如有侵权,敬请提示)
chevsu AT foxmail.com

返回目录

仔细想想,天宫跟美国的共济会没什么分别,都是腐败组织。说的就是孙悟空打的那个天宫。这里有美酒佳肴,有新鲜蔬果,有完全不含pm2.5的空气,还有大量仙女。这些仙女个个肤白貌美腰细波大,更兼能歌善舞,就是不知道平时干些什么。我猜天宫的舞会上少不了她们,玉皇大帝们肯定也很关心她们的成长,跳累了就把她们叫到一旁,握住人家白嫩的小手手,用标准的田纳西口音慈祥而亲切地撩拨人家,多大了家住哪里啊工作上有困难就跟大哥说,仙女们只感觉首长的大手热乎乎的红晕一坨一坨地飞到脸上忍不住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这是凡人难以理解的幸福,后世有个穷酸作家恶意排放负能量,说什么“世人都说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唯有金银忘不了”。作家说的话一句都不能信,他们了解天宫吗?他们去过天宫吗?他们知道神仙们的生活有多么幸福吗?其实功名和金银根本不重要,只要当上神仙,要多少有多少。对玉皇大帝们来说,美酒、新鲜空气和长生不老才是真正的核心利益,那些又美又骚的仙女更是核心中的核心,猪八戒就是因为这个栽的,他本是海军准将,有一天喝大了误闯高档会所,不小心惹恼了一位头牌姐姐,这本来不算什么事,作风问题嘛,警告一下就过去了。但这位头牌姐姐来头不小,跑到领导那里哭诉了一整夜,第二天猪八戒就被双规了,办案人员一直把他打到毁容,看着就跟王小山似的,那叫一个惨。


除此之外,天宫基本不干人事。赤地千里他们不管,洪水滔天他们也不管,要是哪个地方出了妖怪吃人,吃了也白吃,根本没地方说理去,许多妖怪就是他们派下来的。


这就是孙悟空所生活的世界。拿美国打比方,天宫相当于共济会,妖魔鬼怪就是纽约等大城市的白人中产,至于凡间的万千生灵,当然就是被黑心资本家盘剥压榨的亿万劳苦大众。孙悟空活在三界之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一天到晚拿根破棍子撒泼抽风,怎么看都是一个不稳定因素。



《西游记》年代错乱,粗略推算,孙悟空大约出生于战国中期,比亚里士多德小20岁,跟庄子是同龄人①。他在三星洞学艺的时候,亚里士多德已经成了西方学术的带头人,庄子正坐在河南商丘的池塘边看王八,一边琢磨着怎样才能把牛皮吹得清新脱俗。那时的孙悟空是个有为青年,虽然没什么本事,长得也不招人待见,但非常知道上进,爱学习,肯巴结,也拥护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每天都活得劲儿劲儿的,如果按这条路走下去,将来在加利福尼亚或新墨西哥混个局长应该没问题,只要政治上不犯错,退休时混几套房几辆车外加几亿存款并不稀奇,没事还可以出来吹吹牛:“我的朋友克林顿先生……”局长以上就别想了,屌丝逆袭也得有个限度不是,你他妈一没颜值二没产业,也不姓布什肯尼迪,还想加入共济会,做你的美国梦去吧。


事实证明,天宫对孙悟空相当不薄。从三星洞毕业之后,他很快就成了一方土豪,手里有几座山,山上有豪华园林,还拉起了一支私人武装,势力最大的时候,连四海龙王都要给他送礼。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完成的原始积累,后来又是怎么把生意做大的,《西游记》遮遮掩掩地暗示他能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但在一个共济会统治的世界,恐怕不止是一个零,而是好多个零。这个时期的孙悟空意气风发,出手豪阔,常常召集饭局,交了不少好朋友:牛魔王牛总、蛟魔王蛟总、鹏魔王鹏总……个个都是土豪。连天庭都觉得这人应该提拨,派太白金星下来考察了一番,直接任命他为天庭公务员。顺便说一句,这位金星原来是位女士,明代以后忽然变成了男的。这事非手术莫办,热爱中医的朋友可以拿这个来证明我大中华医学的伟大与光荣。



按天宫编制,弼马温最多算个副主任科员,没什么实权,也拿不到天宫舞会的入场券,但孙悟空当时不过三百来岁,还是个毛头小伙儿,只要表现乖巧,没事去王母娘娘家献个殷勤,时常给各位天王、元辰、星官送点花果山土产……领导的心也是肉长的对不对。听说美国某位作家就是这么拿到国家大奖的,他们那儿出一种枣,这位作家就坚持给领导和评委寄枣,寄了好多年,最后评委们都觉得过意不去,就把奖给了他。开奖那天,两位评委在台下悄悄议论,一位问:他都写过什么呀?另一位答:我也不知道,不过他家的枣可真好吃。


孙悟空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伎俩,他只是不屑干。他当了半个月的弼马温,又当了半年的齐天大圣,渐渐明白了天宫是怎么一回事:这些所谓的神仙就是一群废物嘛,手不能提,肩不能挑,既不能增加GDP,也不能输出正能量,一天到晚不干正事,“今日东游,明日西荡”,没事就惦记仙女们的蜜桃成熟时,就这么一群东西,凭什么对他们俯首贴耳,毕恭毕敬?


在《西游》第七回,孙悟空愤怒地喊出了三界群众一直想说而不敢说的那句话: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他(玉皇大帝)凭什么久占在此?


这话不好回答,如来佛也只能强辩,说玉皇大帝资格老啊,他经历了1750劫,每劫129600年,所以才能当老天爷。


这就是耍流氓了。我也读过几本书,从没听说一个人光凭资格老就能当总统,而且还永不换届。根据政治学理论,政权合法性有三个来源:一是意识形态合法性,这个肯定没有,玉皇大帝从没提出任何主义或思想,对哲学、经济学和文学也毫无贡献,我甚至怀疑他有没有读过书;二是程序合法性,这个更没有,玉皇大帝一职既不是来自选举,也不是来自继承,事实上,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坐上这个位子的;三是绩效合法性,意思是干得好就可以继续干,干不好趁早滚蛋。对天庭众神来说,玉皇大帝可能确实不赖,瞧他们滋润的。但论及对凡间和阴间的统治,我就只能呵呵了,甚至连呵呵都觉得有点昧良心。


孙悟空当然不服,站在那里喃喃咒骂。如来佛直接发出死亡威胁:你胡说!信不信我弄死你?②孙悟空拽得很:来呀,互相伤害呀。③如来佛一看不行,立马换了一副面孔,问他:你有何能,敢占天宫胜境?然后提出跟孙悟空打赌,“赌赢了,你就是玉皇大帝;赌输了,赶紧滚粗。” ④



从这些话可以看出,如来佛其实是个社会达尔文主义者,更信奉强权而不是公理,更喜欢诉诸暴力而不是以德服人,人品比蒋介石还差。在《西游记》的世界,如来佛的身份相当尴尬,他神通广大,门徒众多,却没有任何行政级别,最豪华的凌霄宝殿也没他的份。他是出家人,按说应当云淡风轻、清凉寂寞,不应该过多地干涉行政事务,可他又常常跳出来帮玉皇大帝洗地。洗地也就罢了,吃相还那么难看,让人不禁怀疑他和玉皇大帝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孙悟空毕竟太年轻、太单纯,有时还很幼稚,一不小心着了老狐狸的道,被活活地压在五行山下,没得吃,没得喝,一动都不能动。按照比较官方的说法,他的罪行主要有三条:一是偷桃,二是在宴会上捣蛋,三是偷了太上老君的药丸。这些事听起来像一个调皮的中学生干的,后果却无比严重:孙悟空被判处有期徒刑500年,还是单独关押,这是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明确规定的几种酷刑之一。我大学时学的就是法律,也写过一本关于律师的书,说实话,没有比这更操蛋的审判了。


那500年的煎熬给孙悟空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心理创伤。读过《西游记》的都知道,前7回的孙悟空和后93回的孙悟空简直不是一个人,前者勇猛嚣张,元气淋漓,后者猥琐苟且,锐气尽失,连武功都差了很多,大闹天宫时天下无敌,取经路上是个妖怪就打不过,估计是什么器官压坏了。


孙悟空大概也明白,无论偷桃、偷药丸,还是在宴会上捣蛋,都是天宫当局的借口,他真正的罪行其实是反对领导终身制。在一个天宫或共济会统治的世界,杀人放火不算什么事,强奸仙女有时也可以得到宽大处理,唯独这种事不能忍,一定要严肃处理。


我们不能因此就说孙悟空是个民主斗士,他不是。他反对玉皇大帝,不是为了三界人民的幸福,而是自己想当玉皇大帝。我们也不能说他上台后就一定比前任更好,看看他后来的那身打扮吧:豹纹、黑丝、钢管,一看就不像正经干部。另外,这厮还不讲义气,牛魔王本来是他拜把子兄弟,一起扛过枪,一起下过乡,没想到这厮出狱之后性情大变,仗着在天宫认识几个人,跑到人家里又调戏二嫂,又殴打小朋友,你说这叫什么事呵。


西行路上的孙悟空异常孤独。几乎每一个妖怪都有同党,唯独他没有。猪八戒和沙僧大概也没把他当朋友,这两位都曾位居显要,虽然后来被撸了,但在精神上恐怕还是把自己当成天宫人,不会把孙悟空这种寒门妖怪瞧在眼里。在一次次的战斗中,这两位都没有全力以赴,至少不像他们当妖怪时那么凶猛,想帮的时候就上去打打酱油,不想帮就搬个小板凳坐在旁边看热闹,时不时地说上两句风凉话,孙悟空心知肚明,但肚明也白肚明。



唐僧取经基本上是一次学术交流,因为有了孙悟空,这次学术交流变得异常血腥,他成了一架杀人机器,对待妖怪尤其残忍,打得过的就下死手,打不过的就跑到天宫检举揭发,然后再下死手。这些妖怪本来都是他的同类,有些还是当年的死党。他为什么会这么恨他们?除了自卑和心理扭曲,我想不出还有别的原因。


没有人会尊敬一个叛徒,天宫也不会。当孙悟空在下界卖力地屠杀同类,神仙们估计正在云端大嚼爆米花,一边指指点点地发表评论:我操这傻X人品太差了吧他怎么下得去手这种人千万不能重用。孙悟空不会知道这一切,或许他的心中还满怀正义,觉得自己正在履行天宫交付的伟大使命,干好了就可以尽赎前衍,飞黄腾达。


这就是孙悟空孤独的根源。对天宫来说,他是一个不可信任的、有反革命前科的妖怪;对妖怪来说,他是一个不可接近的、背叛了本阶级的天宫走狗;而对凡间和阴间的万千生灵来说,神仙打架,跟他们毫无关系,谁死谁活都不重要,因为他们自己的死活也无人关心。


孙悟空后来被封斗战胜佛,这荣誉配不上他所经受的苦难,也未必会带来幸福。天宫不过是败类的渊薮,神佛也只是淤泥中食腐的蛆虫,茫茫三界,并无净土可言。当他在青灯黄卷前回望来时路,瞥见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妖怪,或许终将醒悟,这漫长而短暂的一生啊,历经亿万劫火,血水炼狱,他终于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个人。


注:


①:唐僧西行始于公元639年,那时孙悟空已经在五行山下压了500年,大闹天宫大约持续了十几年,在此之前,他当过半年的齐天大圣(180年),半个月的弼马温(15年);当弼马温时大约300岁(第一回:千里眼、顺风耳道:这猴乃三百年前天产石猴。)统算下来,孙悟空大约出生于公元前366年前后。而庄子生于公元前369年,亚里士多德生于公元前384年。


以上考证纯属胡闹,一笑。


②:《西游记》第七回:佛祖听言,呵呵冷笑道:……,趁早皈依,切莫胡说!但恐遭了毒手,性命顷刻而休……


③:同上。大圣道:……将天宫让与我,便罢了;若还不让,定要搅攘,永不清平!


④:同上。佛祖道:“我与你打个赌赛:你若有本事,一筋斗打出我这右手掌中,算你赢,再不用动刀兵苦争战,就请玉帝到西方居住,把天宫让你;若不能打出手掌,你还下界为妖,再修几劫,却来争吵。”




分享
Powered by 搜狐快站